克林顿女儿:2岁为父母助选18岁挽救父母婚姻兼职年薪60万刀

.克林顿,作为克林顿与希拉里的唯一女儿,从她出生不久,便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特别是当她的父亲成为美国总统,她成为“第一千金”后,她更是成了焦点中的焦点。

作为克林顿与希拉里的女儿,切尔西似乎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她从2岁开始,便踏上了父母的“政治列车”。

1975年,克林顿和希拉里结婚了,他们不仅是夫妻,还是盟友、伙伴。1978年,克林顿第一次当选为阿肯色州州长,希拉里也成了阿肯色州的。夫妻两人为事业拼搏多年的人,也渴望着家里能添一位新成员。

在1978年圣诞节时,克林顿和希拉里在伦敦街头散步,听到了一首动听的歌曲《切尔西的早晨》,那时,他们两便约定:“如果我们有了女儿,就叫切尔西吧!”

1980年1月27日,克林顿夫妇期待已久的女儿出生,他们轻柔地唤着:“切尔西!”

1982年,克林顿又在竞选着阿肯色州州长一职,希拉里站在他身边助阵。不过这次不同的是,他虚岁才2岁的女儿切尔西跟着他们一起参加竞选。

当时的切尔西太小,离不开父母,只能坐在堆满尿布和日用品的车里,走遍了整个阿肯色州。不过,带着2岁女儿为父亲助选,似乎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亲民”的举动,从某种角度来讲,切尔西是一个“小福星”。

从1982年到1992年,克林顿又连任了5届阿肯色州州长,而切尔西为父母助阵的事也经常发生,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官二代,受到太多关注。

1992年11月,克林顿击败老布什,成为新一届的美国总统,希拉里也成了“”,12岁的切尔西成了“第一千金”,第一家庭的一举一动被世人关注着。

12岁的切尔西戴着牙套,长得胖嘟嘟的,虽然她是“第一千金”,但却少不了被人无情地嘲笑:“她继承了母亲的仓鼠面颊和父亲的冒险鼻子,这使得她看上去有些滑稽。”

任哪个父母听到这样诋毁自己孩子的话,都免不了生气。不过,克林顿和希拉里必须得忍啊,为了保护女儿,让她免遭外界过度打扰,能够成长健康,夫妇两接受了前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的建议,将切尔西送到了奎克尔.西德维尔友谊学校,那所学校的宗旨便是“尊重同学之间的隐私”。

切尔西进入私立学校后,她的个人生活和公众隔绝开来,学习成绩也很好。不过因为“第一千金”的身份,还是让这个少女很苦恼,她说:“全世界都看得到我,可我过着世界上最孤独的生活。”

不过,在这种过度受人关注和又不得不忍受孤独的生活中,切尔西学会了独立、坚定和不妥协。

1998年,震惊世界的“拉链门事件”爆发,曾经风光无限的“第一家庭”成为了笑柄。尽管在媒体前,希拉里说着坚信丈夫的话,但那也只是为了顾全大局,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妻子,真的会大度到不去计较丈夫的出轨,并闹得全地球都知道的丑闻。

私底下的希拉里也会和丈夫吵闹,也会崩溃。这一切18岁的切尔西都看在眼里。为了不让家庭变得支离破碎,她左手拉着母亲希拉里,右手拉着父亲克林顿,她就像粘合剂一样,努力地一点点地修复着父母的关系,挽救着他们的婚姻。

幸好,克林顿夫妇走出了婚姻危机,虽然可能有不少政治原因,但不可否认他们的女儿在其中的粘合作用。

童年、少女时代,切尔西应该算是一个很低调的官二代,因为“克林顿女儿”是一把双刃剑。在她高中毕业后,她选择了离白宫更远的斯坦福大学,而不是哈佛大学。大学毕业典礼上,她没有像其他名流子弟那样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并且拒绝了多家杂志社的拍照请求。

虽然,切尔西有意想抹掉“克林顿女儿”的称号,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因为她的父母,她享受到了许多便利。

其实,克林顿、希拉里夫妇一直有意将切尔西往政治道路上领。当然,切尔西2岁时为父亲助选这种事情,是一种没有选择的做法。随着她长大,特别是经历过“拉链门事件”后,她似乎也就渐渐成熟起来。

2000年初,克林顿离任美国总统,切尔西也成了“前第一千金”,那时他们一家人陷入了经济危机。为了帮助父母度过难关,她在这一年暂停了学业,帮母亲竞选纽约州参议员,之后她还作为美国政府10人代表团的一员,出席了悉尼奥运会。

2008年,切尔西协助希拉里竞选,在近400个活动中频频露脸,还去了30多所大学演讲,每天要打60多个电话。美国媒体称切尔西是希拉里竞选团队中“一笔纯洁的资产”。

切尔西是母亲最忠实的支持者,她在为母亲助选时其实有很多优势的。首先,她的父母都是知名的政治家,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耳濡目染之下,具备不少的政治才能。其次,她像她母亲希拉里一样坚强,同时也拥有克林顿似的亲和力,在竞选现场中,她频频露出笑容,时不时与人交谈,仿佛那是她的舞台,淡定自若。

切尔西的丈夫叫马克.梅兹文斯基,两人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后来成为了一名投资银行家。当然,像切尔西接触到的男孩儿,不可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这个马克的父亲名叫爱德华.梅兹文斯基,原来是爱荷华州众议员,马克的母亲曾经也是宾夕法尼亚州的众议员。马克父母和切尔西父母是老朋友。

克林顿夫妇当晚发表了一份对外声明:“今天我们满怀骄傲和激动的心情,目睹切尔西和马克在家人和朋友的簇拥下步入婚礼殿堂,这将是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光里最完美的一天,我们非常欢迎马克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分子。”

细品之下,颇有马克“入赘”的味道。当然,这还不是因为切尔西有一对影响力超级大的父母。

当希拉里准备竞选总统时,她的丈夫没闲着,而她唯一女儿也在用行动支持着她。

此时的切尔西也不再是2岁天线岁的成性,丈夫的妻子,孩子的妈妈,但她一直没有忘记的一个角色是:克林顿和希拉里的女儿。

35岁的切尔西利用孕期写了一本书,叫《这是你的世界》,是一本关注全球性议题,比如贫穷、无家可归、气候变化和性别平等的书籍,虽然打着鼓励青少年充满正能量的旗号,不过在那个时间点推出,明眼人也知道是在为她的母亲的选举助威造势。

熟悉克林顿家族的人说:克林顿夫妇的每个重大决定背后,几乎都有切尔西那双“看不见的手”在默默发挥作用。

因为拥有克林顿、希拉里这对政治家父母,切尔西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拥有常人无法拥有的东西和无法企及的高度。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切尔西真会投胎!

切尔西在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了麦肯锡公司,是同级受雇员工中最年轻的一个,这就意味着,她比同样年纪的人工资高,又比同级别的人少奋斗几年。3年后,她又去了艾威资本集团,而该公司的老板拉斯瑞是克林顿的死忠粉,自然会对切尔西关照有加。

从某方面来讲,切尔西是一个关系户。就算她本人专业优秀,有不错的工作能力,但是她所服务的公司为了讨好克林顿、希拉里夫妇,自然要和切尔西拉关系,她也享受到父母强大关系网中的便利。

2011年,切尔西接受NBC的邀请,成为了一名特约记者,当然,这只是她的一份兼职,不过年薪高达60万美刀。要知道,当初克林顿当总统时,累死累活一年的年薪也才20万美刀啊。

其实,这并不是NBC第一次聘用美国政治家的孩子作为记者。早在2009年,NBC便聘请了小布什的女儿詹娜,作为《今日秀》的通讯员。

切尔西出任NBC的特约记者,年薪高达60万美刀,是普通记者的好几倍,遭到了同行的好多讨伐声。

他们认为NBC雇佣的是一个“毫无经验”的前“第一女儿”。更是尖锐的批评切尔西“只是另一个被宠坏的、漫无目标的富二代,一路靠父母的关系成长。”

既然拿60万刀的年薪,那就要付出与之相匹配的劳动。然而,事实令人大跌眼镜。

据2014年初的美国Nexis统计,切尔西在NBC的2年7个月里,作为特约记者的她在新闻节目中总计露面14次,包括她采访的一些新闻片段、自己的慈善工作以及奥巴马就职典礼接受其他NBC记者采访,切尔西参与的新闻片段总时长不足58分钟。

按照以上数据,切尔西出现在电视上的每分钟都有26724美元进账,即每秒445美元。也就是说,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切尔西已经从这份“兼职工作”中赚到了155万美元。

NBC有一些名主持一年的收入上千万美元,但是别人每个工作日都要上电视 ,工作强度很大呀。对比之下,作为“克林顿女儿”是一件来钱很容易的事。

再说,切尔西也不怎么看重NBC特约记者这个职位,她从2011年便担任了克林顿基金的副主席。可能因为争议太多,她于2014年辞去了NBC特约记者,专心搞起了家族生意。

有一对权力很大有很富有的父母,有一个有钱有才的丈夫,有一双儿女,还管着家族生意,毫无疑问,切尔西拥有很多人羡慕的一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