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寻找信任之路!老爸要求过高导致他变刺头?

斯坦丁洛克苏族部落的保留地位于北达科他州和南达科他州之间,这里遍地山丘,交通不便。欧文的母亲就是来自这个部落里的白山家族,只不过她出生没几天就被收养,然后再没有回到这里。欧文却追根溯源,回到了这里,并且申请加入这个部落。

这几年来,欧文的行为有些荒诞,他曾说地球是平的,他和詹姆斯分道扬镳,在凯尔特人成为更衣室毒药,然后又在2021年拒绝打疫苗,从而只能为篮网打客场比赛。欧文的内心极度缺少信任感,他告诉母亲部落里的查尔阿姨,自己不知道该信任谁。

2021年8月,欧文来到了斯坦丁洛克苏族部落的保留地,他在草原赌场度假村享用了丰盛的晚餐。欧文的母亲伊丽莎白在白山家族出生然后被收养,29岁时去世,留下了当时只有4岁的欧文。尽管伊丽莎白不是在这里长大的,但是伊丽莎白的血脉来自这里。欧文也算是这个部落的后裔。

在最近一次到达此地的拜访中,欧文递交了一份申请,要求加入这个部落。申请条件必须至少拥有25%的美洲原住民血统,欧文显然符合这个条件。查尔怀特玛沃塔71岁了,她是一位欧文的表亲。两人曾经见过两次,也通过短信交流。在2021年8月,双方再次见面。两人在河边吃晚饭。

草原赌场度假村摆放了和赌桌,旁边有酒吧,还摆放了几台电视机。这里1美元可以来一杯银子弹啤酒,5美元可以来一个来一个芝士汉堡。高级用餐区距离赌博场所有点远。

查尔阿姨回忆说,当她和欧文坐在一张桌子上时,欧文让她随意点餐,查尔点了一份牛排。“我从没吃过。”查尔阿姨表示。查尔家里显然不富裕,在这样的餐厅吃牛排是奢侈。欧文点了一份鱼。

查尔表示,欧文在和她共进晚餐时曾表示,篮球对他来说“或多或少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从这一层面来说,欧文如今已经没有了曾经对篮球的热情。或者说,欧文没有了他在骑士夺冠之前对篮球的痴迷于热爱。现在的篮球比赛成了欧文的工作,因为不打疫苗而无法上场,他也坦然接受,即使要扣除数百万美元,欧文也愿意接受。他还是坚持不打疫苗,以宗教信仰的名义。

欧文给查尔看了自己孩子的照片。然后欧文询问查尔:“阿姨,在这我可以相信谁?你说我还能信任谁?”

这是这些年来一直困扰欧文的问题。他的内心缺少安全感,缺少信任感,不知道谁是值得他信任的。哪支球队?哪些队友?哪位朋友?哪些科学理论?欧文又该相信什么?

欧文有一种越长大越困惑的感觉。曾经的欧文被誉为技术最华丽的后卫,他练出了华丽的过人动作,练出精准的三分,练出了顶级的控球技术,他是选秀状元,他成为全明星球员。他在2016年总决赛第七场投进了NBA历史上最伟大的投篮之一,足以载入史册。他还是奥运金牌获得者。欧文的篮球生涯已经很成功,但他完全还有机会取得更大的辉煌,因为他还没满30岁。

“我很为他担心,因为我看不到他做出有利于自己的事情,”一位联盟高管表示。联盟中还有很多人有这样的观点。NBA记者乔瓦尔登有着很多年的采访骑士经历,见证了欧文从菜鸟到NBA总冠军的历程。他邮件联系了欧文的父亲,去欧文新泽西老家拜访,欧文的姑姑和堂弟还住在那里。他还给欧文最好的朋友发短信。瓦尔登还和查尔阿姨一起聊了聊。

瓦尔登从克利夫兰开车到印第安纳波利斯,采访欧文本赛季的首次亮相,再次联系欧文,但是欧文通过篮网官方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表示了拒绝。欧文拒绝外界探寻他的内心秘密,他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欧文为什么这么做?一两句话难以解释清楚。欧文曾经将篮球当成艺术,充满了热情,他自己就像是球场上的艺术家。但是他现在对篮球的兴趣已经不像过去那么浓厚了。欧文个性开朗,但是脾气有些暴躁,他有时候喜欢反着来。

童年时代失去母亲,在欧文心中留下了一道难以消除的伤痕,这也开启了他长达是何年对信任的追求,他对周围的任何事物充满了同情心。他积极声援黑人群体,但是当专家声称疫苗能够限制病毒传播,从而可以保护老年人和,欧文又坚决拒绝了。

时间回到20年前的一天傍晚,默克林格在铲雪,他的背上被某个东西击打了一下,同时传来一声巨响,一个雪球击中了他的背部。默克林格转身找到了罪魁祸首,那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正冲着他微笑招手。他就是9岁的欧文。

默克林格回忆说:“我记得我把他抱起来扔到雪地里,我们玩得很开心,他就是那种有点淘气的孩子。”欧文爱笑、淘气、孝顺而且有好胜心。邻居们对欧文的印象很好,觉得这个孩子是乐天派。

桑迪皮奥宁是欧文少年时代的教练,他回忆说:“欧文就是那种非常聪明,可以在任何时刻谈论任何话题,任何事情的孩子。一直笑。是面带微笑的那种。”

学校的老师和校长都认为欧文是一位“B”级别的学生,数学和英语功底很扎实,看起来未来会是作家和艺术家,不爱惹麻烦,是个好孩子。

欧文敢于直视校长的眼睛,不会害怕。欧文少年时代就展现了出色的球技,征服了无数人。欧文大学时代只在杜克大学打了一个赛季,因伤只打了26场比赛。欧文和学生经理凯西彼得斯是好友。

欧文经常去彼得斯的公寓,有时候就在那里用手机给父亲德雷德里克打电话,并不介意身边的彼得斯和其他室友。“我们不停地笑,他像是四处游荡的捂着,在训练室里走来走去,他很享受杜克大学的时光。”彼得斯表示。

欧文19岁当选为NBA状元郎,成为骑士的新领袖。他变得越来越富有,他的名气越来越大,但是他似乎没那么快乐了。欧文冲着主教练发怒,和队友维特斯争吵,曾经沉湎于夜生活。不过,欧文在球场上还是能展现华丽的表现。

欧文也开始捍卫黑人权益的活动,2014年,欧文穿上了一件写着“我无法呼吸”的T恤。詹姆斯也这么做了,然后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都在大肆宣传勒布朗的这件T恤。但是在事后才提及欧文对此事的参与。

詹姆斯在骑士拥有欧文所没有的话语权。詹姆斯回到克利夫兰,骑士就将聘请了詹姆斯的私人教练、保安以及助理,相当于替詹姆斯花钱养私人教练、保安和助理。欧文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两人的待遇不同,成为了欧文和詹姆斯分手的根源,但欧文的老爸德雷德里克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有一次欧文的父亲拒绝和詹姆斯关系亲密的一位朋友握手,导致两人发生冲突。詹姆斯事后询问欧文原因。欧文告诉詹姆斯,德雷德里克觉得他们和敌人无法亲密起来。

“我认为很多事情都是他父亲在背后推动的,”一位非常了解詹姆斯和欧文的人这样说道,“他父亲总是说‘我必须得到这个,我必须要那个’,然后就变成今天这样了。”

欧文和父亲德雷德里克关系没问题,不过骑士队从他们在新泽西的消息来源得知,德雷德里克可能对欧文的要求过高,并且在一些事情上难以预测。骑士队对此很担心,他们还和欧文在杜克大学的教练以及朋友进行了沟通。

不过,骑士最终没能解开欧文心里的疙瘩,后者还是要求交易。骑士最终将欧文交易到了凯尔特人。

在凯尔特人,欧文更肆无忌惮了,他说出了地球是平的言论,但随后道歉了。在凯尔特人,欧文的日子有些艰难,他想要当领袖,但是当得并不好,绿军反而在他缺阵的时候有出色的表现,杀进了东部决赛。绿军的年轻人对欧文并不信任。欧文这时候向詹姆斯道歉了,认为在做队友期间,自己和詹姆斯的交往方式有错误。

欧文仍然在找寻自我,他想要变得成熟一些,但是行为却是不成熟。他在媒体上批评队友,投篮训练时阴沉着脸,让队友们不适应,他还表示要成为自由球员离开波士顿。一位前凯尔特人球员表示,欧文有时候平易近人,但有时候相反。

随后,欧文来到了篮网,又出现了拒绝打疫苗事件。欧文是好人还是坏人?欧文为母亲的部落捐赠了一笔钱,他几年前为一个儿童项目捐赠了10多万美元。他给查尔阿姨18000美元支票。查尔还告诉瓦尔登,欧文去年拜访的时候离开前曾在她的包里塞了些东西。“在他离开我们互相告别后,我看了看,那是一大笔现金。”查尔表示。

查尔告诉欧文,她正努力让斯坦丁洛克苏族部落委员会正式起草一封公开信用以支持欧文,甚至可能将其寄到纽约市长办公室,希望推动纽约更改防疫规定,允许欧文不打疫苗也能打主场表示。查尔表示,欧文告诉她如果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他将非常感激。无论如何,欧文在母亲的部落,得到了支持。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