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奥斯曼帝国六百年》系列五:自古英豪出少年

这位君主统治奥斯曼土耳其32年,继位2次,第一次继位的时候只有12岁,第二次继位的时候也不过19岁,他在21岁的时候,也就是1453年,实现了奥斯曼土耳其几代君王的梦想——攻陷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又称:伊斯坦布尔),从此,这里就成了土耳其的首都,直到今天。

翻阅二世的成长履历,我们会更深刻地体会到:后生可畏,不能压抑一个男孩子躁动而狂热的心。

成就:二世正如他的外号一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征服者。他在自己的30多年的统治期间,亲率大军远征26次,几乎连年作战。这其中最辉煌的战果是在1453年5月29日攻克了君士坦丁堡,从而灭亡了延续一千多年的罗马帝国。二世在其士兵洗劫了君士坦丁堡后,把这个城市改为奥斯曼帝国的首都,使奥斯曼帝国成为一个地跨欧亚的国家,并且从此控制了博斯普鲁斯海峡。

继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去宫廷处死襁褓中的弟弟,以确保自己的安全,而且将这一习惯上升为法律人。

《二世的法律书》也是二世在位时期编成了奥斯曼帝国的第一部成文法典。后世的苏丹都以此为根据为自己的杀兄屠弟行为辩护。

他死后整个欧洲都兴奋异常,各地教堂的钟声响起,人们走上街头庆祝并欢呼:“鹰君已死!(英文:The Great Eagle is dead!;意大利语:La Grande Aquila è morta!)”。

(注:关于上述二世的一个“实锤”:杀兄屠弟的来龙去脉,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往下拉——详细阅读《血腥!新皇即位,必须要杀光所有兄弟》;不感兴趣的请直接跳过)

与帖木儿较量的惨败几乎导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分崩离析,内部各股势力为了权力相互厮杀,整个国家陷入到了无政府状态。经过11年的争斗,巴耶济德最小的儿子(史称:一世)成了最后的胜利者。这位统一了奥斯曼土耳其,成了这个帝国的第五位苏丹,他也是我们本章的主角二世的爷爷。

1413年,一世加冕成为苏丹一世。经历了大分裂、大空位时期后,最强的一方夺取了政权。中央的权威再一次的得以树立,奥斯曼国家以一世的名义再度统一。尽管一世的统治只有短短的8年,但深谋远虑的他为行将灭亡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重铸了坚实的基础,使其恢复了统一和活力。

穆拉德二世是一世的儿子,二世的父亲,他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第六位苏丹,在位30年。这是一位性情恬静的皇帝,不知是天生的性格使然,还是与帝国连年征战需要休养生息的现实要求关,他关心人民疾苦,奉行休养生息原则,赢得了臣民的爱戴和尊敬。

休养生息,不意味着无所作为。相反,穆拉德二世之所以后来能够在宫殿里安享人生,与诗人、潜修者、神学家致力于文化研究,正是因为他以武力为前提和基础。只有不怕战争的民族,才配享和平。

穆拉德二世继位伊始,他的和平梦想就不断被欧洲和亚洲的敌人打破。敌人的威胁迫使他采取行动,并且激发出他与生俱来的战斗热情和军事天赋——他挫败了近卫军和王公贵族的叛乱;打败了宿敌匈牙利和保加利亚,战胜了享誉世界战争史的著名的匈牙利统帅匈雅提,击毙了保加利亚国王;入侵希腊,巩固了希腊部分地区的附庸国地位;对抗阿尔巴尼亚……穆拉德二世死于中风。

二世是父亲的第三个儿子,但父亲更偏爱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都没有机会长大成人。的母亲是一位卑微的女奴,而且很可能还是一名基督徒。许多人推测二世叛逆的性格可能是来自于他母亲的血统。

当父亲把他从王子们居住的地方接回首都,父亲震惊地发现,这个儿子缺乏教育,他不爱学习,对教缺乏热情。于是,父亲给他指定了一个著名的宗教领袖作为老师,并给这位老师一根棍子,准许他在必要的时候惩罚这个儿子。同时,亲自教这位儿子处理政事,并逐步放开手脚让儿子担当大任。

不久后,二世就因为对波斯人的偏爱和对非正统的观点的刨根问底的兴趣,在帝国统治集团内部引发了一场危机,最终,这场危机借助于以“大维奇尔”为首的势力和以“近卫军”为首的基督教势力的矛盾,愈演愈烈。再加上当时匈牙利、保加利亚等欧洲国家再度发难,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二世的父亲披挂上阵,为帝国扫清了障碍,恢复了对多瑙河以南地区全部领土的控制。这时,他决定隐退,让儿子二世担任苏丹,此时的二世拥有了苏丹的全部权利,尽管,他只有12岁。

然而,短短两年后,父亲不得不重回首都,重新做回苏丹,原因是大维奇尔与二世的关系已经越发恶化,二世叛逆的作风和冒进的思维方式,引发了保守派的强烈反对。二世要重新回到当年的封地,继续做他的王储。临行时,老父亲告诉他,在那里要好好悔过,并且学会控制自己受挫的野心。

成年的二世个子不高,强壮而英俊,鹰钩鼻子,目光及具穿透力。由于他少年时犯下的各种鲁莽的错误早为对手所知,所以欧洲各国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不满20岁的青年继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二世从少年时代起,心中就有攻克君士坦丁堡的梦想,在他即位后,首要的就是为实现这个梦想做准备——

第一步:在小亚细亚半岛的对岸,也就是拜占庭的土地上打出一块地方,修建一座城堡。有了这座城堡,就可以确保对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控制,并且可以获得围攻君士坦丁堡的前沿阵地。二世亲自为城堡设计了围墙,并为这座城堡命名“割喉堡”,意思是隔断拜占庭和欧洲其他国家联系的“咽喉”。

第二步:二世绞尽脑汁,为部队装备最先进的武器。他雇佣了匈牙利最杰出的火炮工程师乌尔班,花了3个月的时间铸好了大炮。其中有一门大炮需要用15对牛才能拉动,这个7米多长、76厘米口径的庞然大物,可以发射544千克重的炮弹。测试这门大炮的时候,引信点燃,炮声响起,连十几千米外都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炮弹飞行了1.6千米,落地后砸出了2米深的坑。

第三步:进入战斗状态。正式攻打君士坦丁堡的前一年,奥斯曼土耳其全军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二世彻夜研究君士坦丁堡城防图,筹划进攻方案:部队首先进攻哪里,他的攻城器械、火炮应该放在哪里等等都经过他的周密考虑。在午夜时分,他会在两个随从的陪同下,伪装成一名普通的士兵穿行在首都阿德里安堡的大街小巷,探听军队的士气和民情。如果有人认出了他,并且向他敬礼致敬,视人命如草芥的苏丹就会立即将他刺死。

第四步:组建一支海军。二世认为,以前先辈们之所以不敢贸然攻占君士坦丁堡,主要是没有海上力量,只要拜占庭人控制着大海,他们就能得到海上的补给。二世不仅有征召来的旧船,还有在爱琴海沿岸的船坞里迅速造出的新船。舰队总计有125艘战舰,外加各色辅助船只。

战争,是残酷的,战场无亚军,从来没有一场胜仗不是经过周密部署的。准备工作做完后,1453年4月2日,苏丹的大军向君士坦丁堡进发!

拜占庭的国王和臣民们悲壮地守卫着这座城市,然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一百多年的蚕食已经让拜占庭帝国千疮百孔,君士坦丁堡的城墙之外,已经没有多少拜占庭能控制的地方了,再加上战争头一年的冬天,拜占庭遭遇了地震、暴雨、洪水等等自然灾害的侵袭,国力已经羸弱不堪。

战争持续了将近两个月,拜占庭仍在顽强抵抗。后来,发生了两件致命的事情,导致了拜占庭终将结束在这个年头。一件是,城墙北边的科克波塔小边门忘记了关闭,让奥斯曼土耳其的士兵冲了进来;另一件是协助他们作战的热那亚统帅受伤,并坚持离开战场,导致了热那亚士兵的撤出。这两件看似偶然的事件虽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终极原因,却是压垮拜占庭这个千年古国的最后稻草。

拜占庭消失了,奥斯曼土耳其的统帅二世骑马来到了基督教徒神圣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他在大门前下马,随后俯身抓了一把土,扬过自己的头顶,他用这种具有东方象征主义色彩的方式表达了在面前的谦卑。从此,这座教堂变成了世界上唯一一座内有圣母和耶稣像的寺。

奥斯曼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叫苏丹。在奥斯曼帝国内部,无论是财产,还是权位的继承跟欧洲和东方有所不同,没有嫡庶、婚生私生的区别,所有的男性子嗣,不论长幼,都享有同等继承,再加上苏丹的后宫中,妻妾众多因此子嗣很多,因此斗争更为血腥。

最初的时候,还算“公平”,老苏丹把自己的儿子封到各地担任总督,让他们学习治国理政,老苏丹死后,谁能在皇室斗争中“物竞天择”,谁就是帝国的统治者。

但是后来形成了一种制度——“Fratricide”,可以翻译为“弑兄法”。1453年,同样杀死兄弟即位的苏丹二世,他在位期间,正式颁布法令,宣布以后继承苏丹的王子有权处死其余王子。

Fratricide,意思是杀害兄弟。奥斯曼的Fratricide继承习俗不仅仅杀害兄弟,往往连姐妹、侄儿甚至亲生的儿子、孙子都不放过。

这个习俗制度当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的。在奥斯曼帝国六百多年的历史上,严格实行的时间可能不到两百年;不过在这个制度基本废除之后,它仍在断断续续地实行,如在两百年之后的1808年,还回光返照地实行过一次。

在Fratricide习俗实行之前的一百多年时间内,奥斯曼帝国苏丹的继承,实行的主要是一种开放式的竞争制度,这种制度下,王子们互相残杀,最后活下来的当然地继承大位。

帝国实行男性世袭的君主制,王位在苏丹男性后人中产生。但和中国不一样,这个帝国并不实行长子继承制,也不实行嫡子继承制,他们的接班人是通过开放式的竞争产生的。大致来说,在位的苏丹给儿子们每人一个地方,让他们到地方担任军政长官,学习治国理政的才能。当苏丹死亡的时候,哪个王子最先赶到首都,得到大家的拥戴,就成为新的苏丹。

这种制度,当然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王子们在实际治理地方的经历中得到锻炼,学会军事民政的管理经验,公开竞争,优胜劣汰,适者上位,能够保证接班人的水平。但是也有问题。王子们离首都远近不一,距离近的肯定占便宜;王子们为了能够得到苏丹死亡的消息,在朝廷中也要安插内线随时通风报信;老苏丹有时也有私心,将中意的儿子分配给就近的地方。等等。王子们为了胜出,不惜刀兵相见,涂炭生灵,真正是胜王败寇,丛林法则。

在这种公开竞争的方法实行了些年月后,苏丹往往只是把他认可的或者是年长的儿子送出去历练。这时候,杀兄屠弟这种Fratricide习俗就应运而生了。

1451年穆拉德二世死的时候,他留下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小儿子还是一个没有名字的男婴。继位(是为二世,Mehmed II 1451–1481)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去宫廷处死这个襁褓中的弟弟,以确保自己的安全。从此开始,奥斯曼就实行这种残酷的继承制度。老苏丹死亡,新苏丹在血腥争斗中产生后,与登基同时进行的还有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将自己在世的兄弟和侄儿统统斩草除根。

早期的继承制度下,王子如果对新苏丹表示臣服,不再武装争夺的话,还可以留下性命,而现在这个制度下,既然生在苏丹家,有问鼎苏丹大位的资格,那么,就必须趁早斩草除根,以绝后患。这一点,特别像农民间苗。为了长出足够多的备选的禾苗,要撒播很密的种子;然后在众多的禾苗中确定重点的禾苗;为了让重点禾苗获得更多的阳光, 水分和肥料,就必须将它周围的其他禾苗拔掉。

这个制度的高潮是1595年三世(Mehmed III 1595–1603)继承大统后,一口气绞死了自己19个弟弟,这是奥斯曼帝国历史中最大的一次手足相残:奥斯曼王子的尸体被放入羽毛装饰的棺木中,安葬在他们的父亲的旁边。后宫中的六位宠妃则全部被缝入袋子中,丢到了博斯普鲁斯海峡,以免她们生出有资格继承苏丹宝座的孩子。

艾哈默德Ahmed 于1603年即位,这次他没有杀死自己的弟弟Mustafa。而是把他关在叫做Kafes的笼子(黄金鸟笼)里。

艾哈默德为什么没有将弟弟穆斯塔法处死,后人有很多不同的说法。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从那时候开始,苏丹的兄弟们有了一定的安全性,新苏丹的继位之日不再意味着是他的兄弟们的断头之时。当1617年艾哈默德Ahmed 死去的时候,他的儿子奥斯曼Osman才13岁。于是,艾哈默德Ahmed 的弟弟,35岁的穆斯塔法Mustafa做了苏丹。据说当时的场景是,由身穿黑衣的太监将穆斯塔法从Kafes中带出来,举行隆重的登基仪式,接受大臣的效忠。但是后来发现,这个穆斯塔法一世实际上是一位傻瓜,弱智,根本无法进行统治。几年之后,宫廷又不得不将他罢黜,重新把他关到Kafes中去。而同时,黑衣太监将穆斯塔法的侄子奥斯曼Osman从Kafes中带出来,举行登基大典,接受群臣效忠。不知是喜剧还是闹剧,几年之后,宫廷又发生一场政变,奥斯曼二世被处死,曾经被废黜的傻瓜穆斯塔法一世再次被从Kafes带出来 ,复辟登基。但一年后的1623年,他又一次被废黜,第三次被关进了Kafes。他两次被废黜,三次被囚禁,但最终没有被处死。一般认为,从这时候开始,奥斯曼苏丹的继承制度发生了变化,就是停止了杀兄屠弟的Fratricide习俗,实行论年纪排队的长者继承制度。

这种论长者继承的制度, 和中国的长子继承制仍然不一样。老苏丹死去后,由王室在世的年纪最大的人继位,而不一定是儿子中年纪最大的继位。这样,继位者可能是死去的苏丹的弟弟,也可能是儿子。这些人一直被严格地隔离起来,关在Kafes中,不见天日 。这既是为了防止他们威胁在位的苏丹的安全,也是为了防止在位苏丹死后没有继承人,他们是作为潜在的继承人,作为备胎而存在的。

关押这些王子的地方,叫做Kafes(笼子),也叫做gilded cage,在后宫的第四庭院,但事实上不一定确实把他们关押在笼子里。总的来说,他们被严格地隔离在后宫,被苏丹和太监严格监视,他们不得离开后宫,不得结婚生子。他们如果能够离开或者结婚生子,那一定是因为他们继承了苏丹大位,做了苏丹。如果没有机会继承苏丹大位,则一辈子就这样被关老关死。前面说过的三世(Mehmed III ),是最后一位在做王子的时候就生了孩子做了父亲的,此后三百年再也没有任何一位王子,在当苏丹之前能够有孩子。这些被关押在gilded cage中的天潢贵胄的唯一用途和希望,就是将来有机会当苏丹。当然,等待往往是漫长的。历史记载说,最漫长等待的纪录是39年,也就是说,一位苏丹继位后,在苏丹的大位上呆了39年,直到他死去后,在Kafes中苦苦等待了39年的候选者,只有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才能走出这个笼子,而更多的可能等不到下次机会到来的那一天,就老死了。奥斯曼帝国的末代苏丹Mehmet VI Vahidettin,在熬到56岁的时候才当上苏丹。此前,他的叔叔和三位兄长依次担任苏丹,他自己被隔离在后宫和the Cage,等待接班。

除非当了苏丹,否则不能结婚,不能生子,不能离开后宫。这意味着,如果一个苏丹活得足够长寿,那么,当他死了之后,后面接班的人已经老态龙钟,就是赶紧把如花似玉的美女不断放到龙床上,他可能也无力传宗接代了。

奥斯曼帝国从建立到灭亡凡六百多年,这么漫长的时期,江山一直在奥斯曼家族的手上,从未被人篡夺。如果不是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输了,帝国垮台了,说不定这个帝国还会继续存留更长的时间。

奥斯曼帝国的三种继承制度,或许是为了保证稳定而不得不采取的办法,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或许倒不是什么坏事。不论是通过互相杀戮,还是通过杀兄屠弟,还是把他们作为国家囚徒关押起来,都极大地减少了王族人数,减轻了老百姓的负担。尤其在实行Fratricide和Kafes制度后,更是如此。在Fratricide体制下,苏丹尽管有三宫六院三千佳丽,可以生出成十上百的儿子,但是一旦从其中选出苏丹后,剩下的不管是兄弟还是侄子,便完全成为多余甚至祸根,必须完全铲除,所以,苏丹基本不可能有旁系亲属。到了Kafes制度后,虽然新苏丹产生后,这位苏丹的叔叔和弟弟们不再被铲除,但是,他们不允许有子嗣,只是自生自灭。所以,尽管奥斯曼帝国的后宫规模宏大,人数众多 ,但是,实际上只有苏丹一人才有后代,其他人都不能有后代,因此不存在中国历史上庞大的皇族和宗室。奥斯曼帝国的六百年,正是中国从元朝建立到清朝灭亡的六百年。

(加油站中的参考来源:《再说奥斯曼帝国的王位继承》《浅谈奥斯曼帝国继承法》《奥斯曼帝国自我改造的失败极其原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