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斯塔西

【“不是朋友的人都是反对我们的,反对我们的人就是敌人,而敌人将会被消灭!”】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墙被推倒的一个月之后,东德埃尔福特市的一栋政府办公大楼楼顶冒出了阵阵黑烟。这栋大楼属于东德秘密警察机关“斯塔西”,正式名称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 因德语Staatssicherheit(国家安全)缩写为STASI。这个恶名昭彰的机构自1950年成立以来,一直是执政的统一社会党对内进行言论压制和政权维持的有力武器。然而当1989年东德政权开始崩溃之时,这个庞大的机构逐渐感到自己正在成为民愤的替罪羊,慌忙决定销毁总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档案。有关极权国家压迫人民40年的罪恶记录,旦夕之间就可能被毁掉。

然而埃尔福特的火光却引起了一名正巧经过的女医生的注意。她立刻意识到这异样的情形意味着什么。凭着勇气与正义感,她与市民们赤手空拳地冲进了埃尔福特斯塔西大楼,强行从接管了正在被销毁的秘密档案。

抢救斯塔西档案的行动蔓延至首都柏林与全国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万的市民冲进了斯塔西总部大楼,他们看见的是推挤如山的碎纸——这些来不及焚烧或者投入粉碎机的海量档案仅凭人手被撕成碎片,装满了足足16000个袋,甚至于大楼内所有的碎纸机都因为超负荷工作而统统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3900万张档案卡片和排起来可达180公里长的文件来不及销毁,被市民完整接收。

1991年,统一后的的德国宣告了“前东德国安档案联邦管理局”的成立,开始了对浩如烟海的斯塔西档案的复原与整理。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处理前共产国家秘密档案的国家机构。迄今二十年来,工作人员几乎全凭人力对这座“纸片之山”进行整理。他们首先根据档案纸张颜色、笔迹、墨水等进行初步分类,然后再尝试拼接。在最开始的阶段,一个工作人员一天只能拼对出10页纸。而在第一个十年中,他们仅修复了2.5%的破碎档案,相当于90万张纸的内容。他们需要靠靠手工粘贴这些碎片,将碎片铺在大桌子上,然后核对名字、笔迹和签名,根据这些信息并使用打字机、镊子、放大镜,努力进行拼图,每一张纸都要花费15欧元的人力成本。而按这样的速度,整个修复工作将需要至少四个世纪。

为了加快复原的速度,柏林弗朗霍夫研究院经过招标参与了电脑复原程序的设计。这个被称为“反碎纸机”的项目将是世界商最精密的辨认设备,耗时10年,花费600万欧元研制,其还原文件的能力高达80%以上。传送带上的每一张碎纸片都将被双面扫描存档,,通过分析纸屑的形状、颜色、纸质、厚薄等,定义它们两两之间的接近可能性大小,最终在电脑中拼凑还原成原来文件纸页的电子图像。虽然这大大加快了修复整理的速度,但是碎片拼好后,还需要人工校对。而如果用作法律证据的话,碎片仍需手工拼贴。

【“WIR SIND UBERAL”(德语:我们无所不在)】——斯塔西的格言

斯塔西曾是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对内情报组织与秘密警察机构,自建立之初,它的使命就是不是保障宪法和公民权益,而是不惜代价维护政权的稳固,肃清任何可能的敌人。这个可怕的组织曾经监视监控超过全国三分之一人口的公民;在80年代,平均每天就有八人被斯塔西秘密逮捕,很多人从此下落不明。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执行效率,在历史上从无出其右者。

回到上世纪80年代,环保主义者迈克尔•贝雷特斯在他祖国的生活犹如奥威尔式的黑暗,恰好可以说明斯塔西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人民——在大学,他的学业被无缘无故地中断,在学术上的努力从来无法得到任何回应,不能出国旅行,也永远无法得到任何晋升机会——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祖国就像一个深渊。而暗中为他设计这样的生活的,正是无所不在的斯塔西。

在柏林墙倒下之前,贝雷特斯只是一个温和的改良主义者,并不属于任何一种激进的反对派。作为一个环境保护分子,他从未尝试挑战党与政府的权威,只是积极地提出自己对于社会与自然的看法——作为从小在这里长大的人民一员,他当然明白如果他对政府叫板的后果,因此他谨慎地拿捏着自己活动的界限。然而他当时并不知道,他仍然被斯塔西暗中监视,而执行这些任务的却都是他的平日熟人。而所有针对他的惩罚,诸如出境限制,同样也是秘而不宣的。

1992年,贝雷特斯“有幸”成为了前东德地区第一个阅读自己绝密卷宗的人,在这本由斯塔西在两德统一前为他秘密写下的档案中,他的任何私下的不良言行都被记录下来,经由亲人、朋友、同学、同事一一向组织汇报。像这样的个人秘密档案,有超过600万份,而当时东德总人口仅仅1800万人。通过广泛、细密、有效的组织工作,斯塔西早已渗透到社会的每一肌体,从上至下,层层布控,有效预防,对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权稳定的言行实行全面监督。自1950年创设以来,斯塔西的雇员始终在稳定增长。1974年,该组织已有全职员工55718人,1980年有75106人,到1989年,则达到91000人。这些人的亲友往往知道其身份。而像贝雷特斯身边的这些“非正式合作者”(常简称“IM”),更是数以十万计。

[学者约翰•科勒在其《斯塔西:东德秘密警察秘史》一书中认为,IM的总人数可能接近50万,而另据一位匿名的前斯塔西上校的估计,若将临时线人也计算在内,则IM总数可能高达200万人。这意味着每6.5个东德公民中,便有一人为秘密警察工作。

【“在遮荫的栗树下,我出卖了你,你出卖了我。”】——《1984》 乔治•奥威尔著

可以想象,在迄今整整二十年的修复时间中,什么样的惊天秘密正在被一一复原。虽然德国历史学家认为,如果能将它们全部恢复,将是一件意义非常重大的事情。但是幸存的文件碎片被解密后,已经对德国社会形成了巨大冲击,导致一些家庭婚姻破裂,许多友谊也在一夜间走到了尽头。二十年来,这些秘密档案曾经供人们公开查阅。可是,沉痛的“真相”成为人性难以承受之重。秘密警察曾把1800万人口中的600万纳入了秘密监视之列。妻子监视丈夫,学生监视教授,儿女监视父母,情人相互监视,使这个民族拖着长长的心理阴影。

夺得2006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窃听风暴》,正是还原这一历史的精彩电影。从告密、出卖、伤害,到掩护、同情、转变。影片精彩地描述了一个冷漠的斯塔西秘密警察是如何在一次监听行动中良心发现,最终作出了人性的选择。电影关乎国家罪行,也关乎残酷的大时代下个人的选择。主演乌尔里希•穆埃的表演克制、冷静、内敛却极其细腻,令人印象深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他却也曾是斯塔西的受害者,被挚爱的人出卖。

穆埃曾经的妻子简妮•格罗尔曼是东德著名的话剧明星,与穆埃曾是一对在东德时代就家喻户晓的名人伉俪,然而最终离婚并成为陌路人。当《窃听风暴》上映后,穆埃向媒体自爆他曾经挚爱的简妮就是斯塔西的线人,曾经替国家暗中监视自己的丈夫。已经卧病在床的简妮也不甘示弱,与穆埃对簿公堂,一时引起轩然。当穆埃从档案处调取了自己往日的机密档案来佐证时,简妮却突然撒手人寰,不久之后穆埃也辞世而去,让这银幕外的一切纷扰显得愈加无奈与悲剧。

早在1991年,德国议会即通过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档案法》,详细规范了对这批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等多方事项,并规定民众有查看与自己相关的秘密警察档案的权利。希望了解真相是人的一项本能欲求。迄今为止,提交查看档案申请的德国人共有 170万人,相当于前东德人口的10%。很多人曾经担心,一旦受害者查看了自己的档案,从中发现了那些告密者,那些曾把他们送进监狱的人的名字,他们会采取报复行动,会有新的件发生。但事实并非如此。民众面对真相时的态度比一些政治家所预言的要理性得多。

1993年,前东德著名女作家克里丝塔•沃尔夫被指认曾在60年代为斯塔西充任线人,专职监视文艺界的危险言论。曝光之后,她曾矢口否认,直到解密的档案将白纸黑字的证据呈现于前,她又改口称已将这段往事完全忘却,并说自己从未对同胞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然而那段不光彩的往事,他们真的有可能失忆吗?

在黑暗的时代下,国家机器往往会成为不可一世的恐惧之兽。然而性本善的万千民众何以愿意示弱于专制与恫吓,甚至出卖正义感与勇气,最终成为铁血体制与思想控制的一部分?正是因为沉默、屈服和献媚,使得人性终结于蔓延泛滥的猜忌和怀疑,。这是一个现代国家能发生的最让人痛心的事。二十年来,斯塔西档案的逐渐揭开,拷问的是数十万个有名有姓的良心。而在每份碎片档案中逐渐清晰的当年善恶一念之择,也曾是无数个历史的转折。

切尔西官方庆建队107周年:老照片瞻仰俱乐部元老

今天,英超豪门切尔西迎来了俱乐部成立107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蓝军俱乐部在其官方网站发表了一篇回归球队历史的文章以表庆祝。正是107年前的3月10日,俱乐部创始人决定以当时新建成的斯坦福桥球场为基地,成立切尔西足球俱乐部。

为了纪念这一特殊的日子,切尔西官方网站刊登了俱乐部第一届董事会的首张合照,通过这张珍贵的黑白照片,我们得以亲眼一睹切尔西几位创始人的风采。

这张合照里名气最响亮的人物当属亨利-安古斯图斯-米尔斯(前排左三),他是切尔西长达四分之三个世纪王朝的源头。米尔斯来自富勒姆路,他早在1904年就买入了离自己住所不远的斯坦福桥球场,并在后来将其改造成伦敦最宏伟的体育场馆。同时,米尔斯十分热爱从北方流行过来的新兴运动–足球,于是他顺理成章地以自己的球场为基地,组织起了切尔西俱乐部。米尔斯是蓝军的第一任老板,直到1912年去世。

除了米尔斯之外,弗雷德里克-帕克(前排左一)对切尔西俱乐部作出的贡献也是不可估量的。如果不是帕克的劝说,米尔斯很有可能早就将将球场卖给了地产开发商,因为经营球场的初期他们遇到了经济、理念上等各种问题。幸好帕克坚持下来了,他和米尔斯一起实现了斯坦福桥的扩建,并以荣誉财政司司长的身份,让球队破例参加足球联赛。要知道,在进入联赛之前,他们的球队连一场正式比赛都没踢过,这是联赛首次纳入如此新鲜且缺乏经验的球队。

帕克还负责了当时球队的各种细节的事务,包括招来球队的球员,选出第一任队长;排好球队的日程表,比赛日和非比赛日分别的流程;还起草了俱乐部最原始的商业计划书;甚至连切尔西这个名字也是他起的。虽然帕克1915年就离开了董事会,但他直至二战前都一直留在切尔西工作。

米尔斯的哥哥,约瑟夫-西奥菲勒斯-米尔斯(前排左二)同样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他通过泰晤士游船项目和早期的福特汽车展厅积累财富起家起家。在弟弟亨利-米尔斯去世后接管了俱乐部的运营,直到1935年他自己去世。

亨利-博耶尔(前排右一)米尔斯兄弟的妹夫。直到1922年,博耶尔都是董事会成员,也是米尔斯兄弟最亲密的盟友,后来他揭发了大米尔斯,控诉其利用俱乐部为己谋私利,而没有投资在俱乐部的建设。

米尔斯家族的船业公司有部分股权属于富勒姆瑰柏翠码头所有,这个码头的经理名叫汤姆-勒文-金顿(前排右三),他也是切尔西几位原始董事之一,直至1922年离开。当时他负责监察斯坦福桥球场修葺工程,这个工程承包给了约瑟夫米尔斯的私人公司负责,最后这件事也引起了另一次弊案调查。

大卫-卡尔德海德(后排中间)不是切尔西的第一个主帅,这张照片拍摄时(1908年),他的职位是秘书主教练。约翰罗伯特森则是首个兼任切尔西主帅和球员的人,但他在第二个赛季就离开了,此后他对奥地利及匈牙利足球运动的提高作了很大贡献。与之相反,卡尔德海德则是我们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主帅,直至1933年才离开。切尔西在他麾下踢了933场比赛,而他执教的亮点是带队打进1915年的足总杯决赛,以及夺得一战时的伦敦挑战杯冠军。

埃德温-简恩斯(后排右)为俱乐部创立时的会议提供场地,当时他的“旭日东升”酒馆位于现在斯坦福桥球场主门对面,毫无疑问,他为当时的会议提供了很多啤酒,他也是原始董事之一。当时斯坦福桥球场不断有“切尔西酒馆”开业,其中一部分是埃文简斯家族的人开的,比如他的叔叔阿尔弗雷德就在这个位置开了一间酒馆。埃文简斯在俱乐部财政困难时,自己出钱帮助切尔西度过难关,直到他在1911年离开董事会,而他的叔叔阿尔弗雷德则一直担任董事到1926年。

另外一位从一开始就长期在切尔西任职的董事是约翰-亨利-莫尔特比(前排右二),他是切尔西律师事务所的头儿,同时在董事会任职了20年。约翰马尔特比是切尔西本地居民,与其他董事一样,他也是个富豪,拥有一间酒店,对本地的体育热情高涨。

乔治-舍恩伯格(后排左)的资产,来自他在上流社区开设的赛马用品销售公司,他的目标顾客就是达官贵人。因此,他居住上流社区邦普顿路,他一直担任切尔西董事到1913年。

此外,俱乐部最初30年的董事长克劳德·柯比没有出现在这张照片里;一同缺席的还有第一任主席卡多根,他用赛马的标志颜色蓝色,成为切尔西球衣颜色。

北京时间今晚23点(英格兰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15点),切尔西将在斯坦福桥球场迎战斯托克城,照片中元老们的后代将出席为球队助威。

浙江省欧美同学会联合曼彻斯特中国学联举办新生行前会

8月7日,由浙江省欧美同学会与曼彻斯特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曼彻斯特大学国际办公室等联合举办的2022曼彻斯特新生行前会在杭州顺利举办。来自曼彻斯特大学、曼彻斯特都会大学、皇家北方音乐学院的本、硕、博新生及家长100多人现场参加活动。

交流会上,中国驻曼彻斯特总领馆专程发来视频,祝贺活动顺利举办。曼彻斯特大学校长Nancy Rothwell致辞欢迎新生加入学校大家庭。浙江省欧美同学会秘书处负责人围绕欧美同学会发展历史、职责使命、品牌活动等三方面介绍组织有关情况。

浙江省欧美同学会理事、曼彻斯特大学校友,杭州培慕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银奇英作为嘉宾和学长代表与大家现场交流。银奇英在分享中鼓励现场新生在读期间要主动抓住机会,加强交流融合,积极参与学生组织活动,承担公共事务,适应融入当地文化,为学习就业创业争取更多支持。要加强人际交流,拓宽思维眼界,做好学业职业规划,并希望大家牢记留学报国初心,努力增进中外交流,热切欢迎学成来浙创新创业。

本届曼彻斯特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负责人从初识曼城、行前准备、学术介绍、吃住交通、留学安全等方面介绍相关情况。上届曼切斯特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负责人现场与新生互动交流。

浙江省欧美同学会将持续拓展与海外知名高校在华校友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及有关机构的交流与合作,通过举办行前会、搭建人才服务站、建立校友组织负责人沟通机制等形式进一步拓宽海外工作渠道,切实助力浙江科技创新强省、人才强省建设。

疯狂猜图阿森纳 球队所有答案大全

阿森纳球衣内侧俱乐部队徽背面印有拉丁文座右铭“VictoriaConcordiaCrescit”,意思是“团结成就胜利”。新款客场球衣的制作工艺与主场球衣一样精良,但颜色为阿森纳客场球衣传统的黄色,令人回想起1989年在安菲尔德夺取联赛冠军的辉煌时刻。黄色球衣的V型领、袖口和衣身细条纹部分均采用绛红色,阿森纳在具有永恒意义的海布里球场93年的征战中,第一个赛季和最后一个赛季的球衣都是这款经典的颜色。主场短裤为白色,两侧配有红色条纹,后腰部印有“Arsenal”字样。主场球袜为白色,袜子的小腿背后印有“Arsenal”字样。客场短裤为绛红色,正面和背面均配有黄色细条纹,后腰部印有“Arsenal”字样。客场球袜为黄色,配有3条黄色细条纹;袜口为绛红色,饰有一条黄色条纹。袜子的小腿背后印有“Arsenal”字样。

利物浦欧冠大名单:库蒂尼奥、萨拉赫领衔

北京时间周三2:45,欧冠小组赛第三轮,利物浦将在客场挑战斯洛文尼亚的马里博尔。目前利物浦官方公布了本场比赛的21人大名单,库蒂尼奥、萨拉赫领衔,马内继续因伤缺阵。

上一轮戈麦斯因为红牌停赛,本轮他重回大名单,马内则因为受伤继续缺席。在E组中,利物浦目前两战皆平,与莫斯科斯巴达并列第二,而他们的对手马里博尔目前一平一负排名垫底。

NBA球星个人LOGO盘点乔丹无意成神作罗斯最具创意!

  NBA球星签约代言球鞋合同后,球鞋品牌公司都会为球星设计专属LOGO,LOGO的设计也都有让球迷议论的小故事,作为品牌LOGO的附加设计,让球迷能从众多的品牌产品中快速定位自己的喜好,有的球星LOGO甚至成为了独立品牌,比如,下面要说的NBA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乔丹的LOGO!

  这个LOGO的设计并不复杂,诞生于乔丹职业生涯的第三个赛季,取材于乔丹拍摄的一直广告,很多球迷一直觉得这个动作是个扣篮动作剪影,其实根本不是。

  接受采访时,乔丹回顾了当时的拍摄,坦言:“我没有在我的个人LOGO里扣篮,人们认为我会扣一个。我只是站在地板上一跃而起,舒展我的腿,然后他们拍了照。我甚至没有跑起来。每个人都认为我会跑起来然后扣篮。其实,这是一个芭蕾舞的动作,我跳起来,和舒展我的腿。对了,我是用左手持球的。”

  科比的个人LOGO也是非常经典,单个酷似刀剑,整体呈倒三角类似蛇头,暗和科比黑曼巴的名号,黄金配色的LOGO非常霸气!当年篮球场上带这个标志的球鞋非常常见!

  麦迪的个人LOGO也非常有特色,取自他的名字字母“T”和“M”,抽象组合类似一个篮球,当然设计中也少不了他的1号号码,“姚麦”时期的火箭,麦迪的签名鞋在中国也是非常的受欢迎!

  詹姆斯的个人LOGO主要凸显他的王霸之气,最早骑士生涯带着他本人23号的号码,后来詹皇去到热火后,LOGO保留了皇冠标志,取名字中的L和J重新组合了一个皇冠,也暗和詹姆斯“King”的外号!

  哈登签约阿迪之前,耐克也为他设计过个人LOGO,不过看着好像比较敷衍!签约阿迪推出签名鞋后,作为阿迪篮球领域的头牌,LOGO的设计上升了不知道几个档次!类似H代表哈登和休斯顿!

  说道阿迪,前头牌罗斯的LOGO最具创意,玫瑰外形来自罗斯英文名“ROSE”,花蕊中心也正好是他个人球衣号码1号!

  那时,巅峰罗斯以及本身后卫的低帮鞋,也让不少球迷疯狂,包括很多的女球迷!

简介-简介

马士光,现任连云港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副市长、代理市长。男,汉族,1969年9月出生,江苏邳州人,大学学历,法律硕士学位,1999年11月加入中国,1994年8月参加工作。

先后任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书记员、办公室秘书,徐州市委办公室综合三处科员、副主任科员,徐州市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室主任,省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干部、副处级纪检监察员,省纪委监察综合室副主任(正处级)、信访室主任(副厅级),泰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省纪委常委,苏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察委员会主任,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委员会副主任、省委巡视工作办公室主任,2021年8月起任连云港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副市长、代理市长。1

女明星牺牲色相床戏最盘点

为了搏出位,为了能加入到一线明星的行列,许多女演员不惜真空上阵出卖色相。汤唯同学因《色戒》中的大尺度一炮而红,看来这种方式有时也是可行的。其他女星,比如:陈乔恩、萧淑慎、天心、周迅等的床戏又何看点呢?

最香艳”的床戏:陈乔恩。《爱上琉璃苣女孩》(又名:《命中注定我爱你》)因为床戏而成为关注的焦点,剧中阮经天牺牲肉身大肆炫耀男色,不断与女主角陈乔恩上演肉搏大戏,这部电视剧之所以会红,床戏为它们打下了江山的半壁。

最得不偿失”床戏:汤唯。说到女星的激情戏,就不能不说因《色,戒》大红的汤唯,也正是因为尺度太大,汤唯遭到封杀,至今也未能得到解封。汤唯的案例告诉大家,女星可能成也激情败也激情。

“最公益”的床戏:萧淑慎。因吸毒案候传的萧淑慎义务性地为台湾艺术大学拍摄道德与不道德系列短片之一《黑暗天使》,10分钟的短片与师弟张旭锋有多场床戏。抛开吸毒的阴暗面,萧淑慎力求重新做人。

“最主动”床戏:天心。天心与安志杰演吻戏,表演经验不足致多次NG。在拍摄《魔鬼天使》时,天心与安志杰饰演一对旧情复燃的情侣。他们假戏真做,成为恋人。拍摄中,安志杰表演经验不足,导致重复多次,连导演都不耐烦起来。见状,天心索性拉着不知所措的安志杰假戏真做,一气呵成,备受精神折磨。

曼彻斯特 你犯二了“魔鬼”就来了

曼城斯特是英国的足球大区,有世界第一赚钱的曼联,有欧洲最土豪的曼城。5月22日晚,在曼彻斯特体育场举办的一场演唱会结束了,观众们开始散场,就在这时,自杀式打破了歌舞升平,“人弹”与20余歌迷被炸弹夺去生命,另有50多人受伤。

过不多久,曼彻斯特市中心的商场,也传来巨响。一准备制造的嫌犯被警方抓获。

正当英国警方如临大敌,展开地毯式排查,国站出来发声:这事是我们干的。

在政治和经济诉求上,英国与欧盟的分歧不可调和,最终启动了脱欧程序,哪怕面对天价分手费也在所不惜。

这些年,欧盟主导的一体化,后遗症越来越重,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欧洲二流经济体,出现不可逆的经济衰退。加上“欧盟朋友圈”死要面子、不要里子的难民安置政策,导致社会病像瘟疫一样四处蔓延。

德国、法国等欧盟权重大国,都饱受难民潮带来的冲击。这些难民,主要来自于西亚和临近的非洲地区。在所有指向难民的社会问题中,最令欧盟国家扎心。

相对而言,与欧盟划清界限的英国,与欧洲大陆隔海相望,难民问题也不突出,理应偏安一隅。事实并非如此。3月27日,伦敦议会大厦遭遇;5月22日,曼彻斯特亦成目标。两地恐袭事件,都是国主动站出来背锅。

法国是多国难民寄生的桥头堡,历年来,都是各色恐怖势力打击的首要目标。和法国隔一条海峡的英国,原本可以袖手旁观,为什么又接连被暗算呢?

这是因为英国与三观相同的美国是一对老铁,法国和德国都不会跟这么紧。美国炮口指向哪里,英国一定会端着机枪亦步亦趋。

组织视美国为头号敌人。911之后,美国的安保体系几乎滴水不漏,加上远离中东,几无胜算。于是,恐怖组织复仇的怒火,撒向美帝在欧洲的代理人英国。

事实上,过去5年,每年国都曾放话,警告英国人小心点,他们随时会发动。

另一个不得不提的罪恶之源,便是500余英国公民前往国效力,其中半数已学成国。这些纯正英国血统的“公民”,混在普通的英国人群中,谁也分辨不出来。只要国那边给出指令,这些冷血杀手便会冲向无辜的人群,拉响炸弹。

马航mh370失联,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狠狠露了把脸,美国人都无法掌握的信息,他们有,以至于失联航班的所有资讯,都汇总到英国进行推演。这个老牌欧洲大国,显示了自己在空中侦察的实力。

然而,英国的发生在地面。英国人可以进行海面封锁,可以进行空中压制,却没有能力进行地面截防,只能和法国一样,成为追查的事后诸葛。

不是说英国警察无能,而是太狡猾,大隐隐于市,有时间、有空间组织袭击。

曼彻斯特死亡演唱会,就是蓄谋已久的。进场安检没有金属探测仪,只是象征性检查了随身饮料,散场后兴奋的人群无序撤离,安保松了一口气,自杀式袭击就选准了这个时间点,引爆了炸弹。

英国陷入恐慌,法国感同身受,整个欧洲如坐针毡,不灭,谁都会做噩梦。

144支市民合唱队高歌抗战歌曲 仿佛又回到胜利那一刻

东方网8月31日消息:昨晚,144支市民合唱队伍参加了2015年上海市民文化节·金秋闵行上海市民合唱展演。

上海科技春天合唱团成立已有17个年头,有从事尖端研究领军人物,也有科技战线新兵。很多团员从在职一直唱到退休,至今仍在继续。今年为了唱好抗战之歌、和平之歌,科技春天合唱团特地从科技系统声乐比赛中挖掘苗子,招募10位30—40岁左右新队员,让更多科研中坚骨干在歌声中了解历史,铭记历史。昨晚合唱团以《幸福生活组曲》唱出科技人员为振兴中华而刻苦钻研的自豪感。

“南京路上好八连”家喻户晓,好八连合唱团水平也让人刮目相看,《抗战组歌》气势如虹。指导员闫永祥透露,合唱团取得好成绩的秘诀之一,是经常邀请上海大学、工人文化宫专业老师帮助培训文艺骨干。

在宝钢职工合唱团团员赵谚秋看来,抗战歌曲记录可歌可泣的历史,当下同样能鼓舞人心、催人奋进。和赵谚秋观点相同的人很多。闵行梅陇男声合唱团团员大多是伴随着革命歌曲成长起来的一代,因为热爱唱歌走到一起。团长张金德说,“在我们心目中,抗战歌曲是永远的经典。歌唱抗战歌曲,不仅能让我们追怀历史,还能坚定我们的信仰,传递正能量。”

昨晚,46位老将军来到展演现场,和市民同唱抗战歌曲。91岁的老将军苏荣亲历抗战多次战役战斗,可谓九死一生,期间他亲眼目睹许多战友献出宝贵的生命。“为什么我们奋不顾身?就是为了和平。今天我们铭记历史,同样是为了和平。”仅用一颗子弹取得召稼楼起义胜利的顾振烈士的遗孀秦之佩、女儿顾慧娜,昨天也分享对亲人的回忆。秦之佩与丈夫顾振仅仅共同生活了一年。顾振29岁牺牲时,秦之佩怀胎5个月。她在丈夫影响下从畏惧抗日,到理解抗日,再到投身抗日。召稼楼起义后,日伪军对浦东一带进行疯狂大扫荡,秦之佩一直牢记着丈夫嘱托,小心保存他交给的武器,直到上海解放后,才把这些武器上交给当时的上海县人民政府,收据保存至今。顾慧娜没有见过顾振,在她脑海中,爸爸的形象却始终清晰,“我为有这样伟大的爸爸感到光荣。”

指挥家曹鹏指挥全场高歌《黄河大合唱》,将展演气氛推向高潮。曹鹏1945年参加新四军文工团,后任新四军文工团指挥,曾冒着战火几渡黄河。曹鹏女儿曹小夏表示,曹鹏今年推掉了很多专业演出,专注于市民合唱活动。青年歌唱家韩蓬担任《抗战组歌》领唱。今年他多次参加抗战主题纪念演出,昨晚留给他不一样的感觉,“我的身后是现役军人、退伍老兵团队,老英雄胸前挂着军功章,近万人全场合唱,热血沸腾。今天的幸福,是无数先烈用鲜血甚至生命换来的,我们要把感怀换做动力,捍卫和平,创造明天的美好。”

今年,由本市各行各业组织及市民自发开展抗战歌咏、合唱层出不穷,深受欢迎。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市教委主办“青春放歌”歌会,在全市各大中小学选拔出的42支优秀合唱队和21支优秀大学生合唱队,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国防生代表等近3000人,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高歌抗战胜利。宝山市民歌咏比赛和展演系列活动覆盖全区,50多支合唱团,3000多名合唱队员成为主力军。

指挥萧白感叹,“我参加了很多基层组织和群众自发的抗战歌咏、合唱活动,在看、听、评中,深深感受到广大群众都是捧着一颗心在唱。这些自发的、随处可见并豪情万丈的群众抗战歌咏活动,鼓舞人心,激发爱国激情,让上海这座城市仿佛又回到了抗战胜利那一刻。”